歸帆

Tuesday, July 25, 2006

萬般等待中耗盡歲月----060705南洋商報北馬開講

***** (060705南洋商報.北馬開講)

感情方面的等待,是無奈的。生活上的等待更是萬般的無奈。感情上的無奈,許多歌兒 都在詮釋著。當中就有首歌這麼寫道︰一等又等到夜深沉呀不見郎回程,點起油燈照呀 照自身,郎何時回家門…………

巨星李逸也唱過︰左三年,右三年…………,橫三年,豎三年…………。這些歌都告訴我們 ,情路上痴情等待的無奈。

一般痴情男女,只要有一線情愛的希望,他(她)們都會痴痴地有年沒月地等下去。 然 而生活上的等待,不只無奈,更是萬般煎熬與痛苦。生活上的“等待”,多數與貧窮及金錢息息相關。

以我本身為例,就遇到幾宗這些“等待”的案例,且大多牽扯到政府當局,只好干瞪眼,無奈地默默枯等下去。

家里的自來水因水壓低,這邊廂開水,那邊廂便沒水沖涼。水表在以前因為一些“官僚作風”的檳州供水機構人員“特別”安排下,未能獲得裝置在屋旁,而被安排裝在隔兩條街遠的所謂主要水泵處。

單是申請把水表從隔條街移來屋旁便一拖再拖數年。當中的歲月,因為水表裝得太遠導 致水管必須依溝渠圍牆裝箝。後來興建的一些屋子在地方狹小下把水管也壓在屋底。因 此,導致在不知水管破裂下,我們無辜和迫于無奈下付了兩次巨額的水費。

向檳州供水機構投訴了多次,並申請遷移水表,其官員也來巡視了幾次。惟見到我們自 已請人搶修後,申請遷移水表的事情又被擱下了。

還是通過有關部門的頂頭上司解決問題的管道好用,在一次訪問檳州供水機構的總經理 拿督劉竹山時,順道提起此事後,在特別安排下,遷移水表的申請終于在數天前解決。

此外,我的兒子被醫生診斷出骨骼成長速度比實際年齡慢,而需要注射成長荷爾蒙。惟 由于昂貴的藥物需要巨額的款項,因此我即向衛生部申請免費或半免注射成長荷爾蒙。

不過,從兒子12歲開始申請到今天,引頸長盼了6年,依然還是一個“等”字。 這種成 長荷爾蒙,一支需要數百令吉,一年需逾4萬令吉,首2年需頻密的注射,接著才可依情 況減少攝取量。

數萬醫藥費叫我這小記者太沉重。只好無奈地任兒子“停留”在4尺多的身高,繼續枯 等衛生部那綿綿無絕期的回音。

我本身遭遇車禍,申請社險賠償,也是得了一個“等”字。一等也是三年,令我大唱左 三年,右三年。終于在去年在人力資源部長拿督威拉馮鎮安博士的一項新聞發布會上提 起我的索賠問題後,才獲得檳州社險頭頭的關注,以“超速”的行動解決了,獲得了賠償。

最近,更有件離譜的事。報章報導死囚竟然等死等了20年。日前,人權委員會一行官員 到加影監獄探訪時,才揭發了死囚等死等了這麼多年。
馬來西亞基督徒關懷協會總干事李子來指出,關在監獄里多年卻仍未被正法,這對於死 囚來說,等待是一種折磨。

一名患上血癌急需移植骨髓的17歲中學生黃金耀,在家人不斷的尋覓合適骨髓下,終于 找到適合捐贈的少女。惟這道曙光卻被一名風水師指少女今年不宜“見紅”下,使少女改變初衷拒捐骨髓。

黃金耀康復的希望也因此幻滅,接下來的日子還是依然要淒涼和痴痴地等待適合的骨髓 的出現,同時須與病魔對抗到底。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